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燦榮 | 19th Jun 2009 | 閒話家常 | (63 Reads)
某年某月某日某傳媒,老總行唔安,坐唔樂,話說呢幾日的頭條新聞,雖然大部份傳媒都係揀豬流感,正生書院或者學生索K,但因為佢地習慣人做我唔做,又或者早人一步做,而家為左度新穎頭條,日日出白頭髮。搞到唔知點應變。 江湖傳聞話,佢地高薪請左精神科專家DR WING同老總做左個心理分析。對話據講係咁:  

阿老總: 我係DR WING, 心理學專家,以我最醒,你只要跟我指示,我講乜野,你聯想到乜就講乜啦,例如我話黑,你諗到白,咁就講白,我話鹿,你諗到馬,咁就講馬,我話一,你諗到二,就話二,咁我就可以幫你斷症,明唔明?

  

咁開始啦,第一個

無事呻吟 (事事擔心)

###

咁都幾公整,四個字對四個字,問題唔大,繼續啦:

直播新聞 (嚇到你暈)上網新聞 (日日頭痕)戴口罩(有內奸)舉紙牌(反革命)

拍手掌(炒魷魚)

歡呼(作反)

李燦榮(反骨仔)

燭光晚會(最後晚餐)8 X 8 = (六十….唔係…TAKE 2, 100-36)100-36? (十五萬….唔係…TAKE 2, 六萬二千八百)排頭條(搵阿爺)排二條(搵阿爺)排三條(是是但)##### 

阿老總,你個病好清楚,叫做先天北風免疫力缺乏症,傳播力好勁,分分鐘利害過人類豬流感,喺社區爆發,醫管局暫時都未搵到疫苗,不過我都識醫,我介紹DR LI比你就得。

 佢乜咁堅呢? 

聽個名都夠堅,DR LI全名叫李阿爺醫生,唔使叫醫生,只係叫佢阿爺,咁就得。

 明白了阿爺,請問今日頭條點排呢? 

攞你張新聞菜單來睇睇,有,就排第六十四條呢單體育新聞做頭條啦,

 吓呢單,瑞士網球手費達拿準備參加溫布頓,點解呢? 

因為未發生,唔使直播,而且係國際新聞,顯示你事事關心。

#####

咁二條排乜呢? 

洲際國家盃埃及國家隊對世界盃得主意大利啦,啱啱先打完。

 吓,轉播權唔係我地呢度噃? 

之咪係囉,咁咪大條道理唔使直播囉。

 

咁點解釋呢?

 

我乜都幫你諗埋,咁不如我做老總啦,咁,你訪問我教授,佢一定幫到你。

 各位觀眾,今日新聞的頭條係費達拿準備參加溫布頓網球賽,呢單新聞的重要性,我地交比WATER 崔,博士同我地解釋下。 

呢單新聞好有意思,學術上叫蝴蝶效應,

所謂蝴蝶效益,最初係指非洲一隻蝴蝶拍翼,可以影響美國德州有一場龍卷風。

咁瑞士網球費達拿早排攞左法國網球賽冠軍,而家準備打溫布頓,而西班牙巴塞羅拿法國前鋒亨利和美國高爾夫球手活士近排同時勝出,其實係關連? 因為三個人一齊拍左個鬚刨廣告,由此顯示,蝴蝶效應已經喺全球出現,唔排除慶祝的人潮,七月一日會喺香港出現。

#####唔該,今日第二條新聞,係洲際國家盃埃及隊無罷踢,繼續同世界盃得主意大利對賽,竟然可以拉成均勢,先入一球,跟住仲一比零到尾咁呢場波,乜咁重要呢?我地再請教教授, 

其實呢單都係講蝴蝶效應,一場遠在南非的球賽,對香港都有影響,話說埃及上場波對巴西,明明犯手球先輸一球致命十二碼,但都聲大夾惡話球證唔啱,無理由睇完慢鏡至判,聲言要罷踢,結果唔踢又踢,唔知想點,影響所及,喺香港的梅窩,一啲居民,口口聲聲話支持正生書院的精神,但又叫人做吸毒仔,吸毒妹。話最好慢慢諮詢,或者搬去第度,都唔知佢地想點,呢個現像係蝴蝶效應中的變種,叫埃及效應,或者正生效應。

#######

好啦,我地再睇埋呢第三條新聞,就係正生書院申請去梅窩的爭議,究竟點樣解決呢次紛爭呢?再次有請教授做評論, 

分短期同長期先講短期,聖經有個故事,講所羅門王判決一個爭BB啲故事,話說有兩個女人,都稱聲自己係一個BB的母親,咁羅門王就話,將個BB斬開,一人一半,咁其中一個女人話寧願唔要,咁所羅門王就明白,呢個有惻忍之心的,先係生母。

 教授,呢個例子,點應用喺正生 

好簡單,既然梅窩居民話反對正生書院遷校,又話好想自己啲子女原區就讀,咁我地就比的梅窩居民同正生學生一齊喺一間學校上堂,睇下邊個縮沙,點都好,都係佢自己的選擇。

 咁長期又點解決呢? 

長期就要解決香港索K的問題。

有人話係因為K仔平,傻啦,三聚菁胺夠平啦,都唔見有人買含有三聚青胺奶粉啦。

 

講到底,係因為啲後生仔覺得型,為左令佢地覺得索K好瘀,你地可以拍一系列的電視廣告,搵啲政治人物做宣傳,自然嚇怕後生仔。

 

例如高官有句名言,人生有兩件事必然發生: 死亡同交稅,而家可以咁改: 人生有兩件事必然發生,就係死亡同索K。你今日索左未呀?

 

########

好啦,跟住跟埋大家追睇的千億元爭一個橙的案件,最近要出動到筆迹專家,今日新聞通識,有慕容大師同大家介紹下乜野係筆迹專家。 

咁唔該晒,其實臨摹專家:唔使喺外國請返來,因為全港真係有好多,例如,在小學和中學。

江湖傳聞已經話,部份小學生,平均每日要冒簽一個家長的名,一年就要冒百幾二百次,學校手冊中不少家長的正簽名,有啲都係出自小朋友手筆,所以話,電視新聞只係小兒科,以後唔好睇少啲細路哥。

  

燦榮 | 16th Jun 2009 | 通識 | (32 Reads)

明報

A08 |  港聞 |  筆陣 |  By 馬家輝 2009-01-30

 

亞視不應該成為唯一焦點——對「電視生態」的多層次提問

 

昨天證實台灣「旺旺集團」蔡衍明入股亞視。熱錢新錢,風起雲湧;中資台資,兩岸合流,亞視這個近來已經充滿戲劇張力的電視台的「煽情度」勢將再被提高50%

 

「旺旺集團」主要經營食品生意,但蔡氏家族於3個月前收購了台灣「中時集團」,遂令蔡衍明由「米果大王」即時轉型為「傳媒大亨」,正當大家猶在觀察其如何出招把「中時集團」旗下的報刊、電視、網絡等不同形態媒體合流經營,蔡家忽把版圖拓伸至香港傳媒,儘管應仍未掌握亞視的控制權,可是箇中意義,已足引爆一場全新討論。

 

如無意外,這場討論的焦點將再集中於「中方影響」之上,因為蔡衍明去年收購「中時」,過程頗為詭異,外界盛傳「中時」已跟「壹傳媒」的黎智英談妥價錢, 「蘋果吃中時」,兩情相悅兩相好,只待正式公布細節。然而到了臨門一腳,蔡家忽然以超高價壓倒黎智英而取得收購權,坊間皆謂必是有「中方影響」在背後發生作用, 「旺旺」集團在中國大陸擁有龐大生意,假如北京找他在台灣擔任「傳媒代理人」,蔡衍明不敢不答應。

維護言論自由寧濫毋缺     濫只會煩厭缺卻會窒息  

江湖傳聞永遠無人能夠證實,正如蔡衍明此番入股亞視,是否又因有中方在背後發功、蔡家是否再度扮演「外台中中」的白手套角色,沒有人會告訴你真相,也極難探查得出真相,然而也正因如此,事態愈隱,揣測愈多,尤其香港特區的泛民陣營,更必在「中方控制香港言論自由」之類話題上找到空位大做文章,說不定張永霖又要被邀往立法會解畫一下。

 

這方面的討論當然是重要的,言論自由向來是香港命根,稍有任何風吹草動,社會各界皆應關注,在維護言論自由的行動上, 「寧濫毋缺」,濫了頂多只會令人煩厭,缺了卻會使人窒息。我們支持任何人士在這方面的努力,可是,我們同樣期待,當論及電視台的營運方向,不妨把焦點拓闊一些,除了關注亞視背後可能存在的「政治能量」,不妨亦從「電視生態」的宏觀角度出發,多談不同類型電視媒體之間的縱橫互動。

 什麼才是香港利益?   怎樣才能維護香港利益?  

什麼叫做「電視生態」?打個粗淺比喻:亞視只是一棵大樹,它的存在定位與興衰成敗,往往不是本身策略與攻勢所能全盤左右,而更須視乎它跟其他大樹(即其他電視媒體)處於什麼「相對位置」。換句話說,要談,就不能只談大樹而不談樹林,甚至,不能不談影響樹林衍長的空氣和養分之類環境因素。

 

攤開這樣的一張「電視生態圖譜」,我們大致可以測度出一些值得探究的問題,譬如說:

 

●假若亞視因為愈來愈似「中央十台」而備受指摘,無節目幾乎全不碰觸時事政治議題又有沒有遭受對等的批評呢?再說亞視因為愈來愈似「中央十台」而偶被指摘「偏離香港利益」,又有沒有人深入討論過,到底什麼是「香港利益」?

●規管電視營運的《廣播條例》列明指引,本地電視台必須「植根本土,維護香港利益」,可是,在全球化猛力激盪的年代裏,誰來判斷什麼是「香港利益」?如何保證某種運作模式確能「維護香港利益」?

 

即使一間電視台的資本來源百分百「植根本土」,如果它製作的節目來來去去就是嬉笑胡鬧或八卦煽情,再或只是淺碟式的尋幽探秘和SM 式的競賽遊戲,香港觀眾長期觀之看之賞之笑之,是否就真的獲得了「利益」保障?觀眾在無形之中損失了開拓視野的「眼界利益」,又由誰來監管和補償?

 

    既然《廣播條例》規定電視台經營者必須努力讓「觀眾獲提供更多元化節目選擇」,為什麼不可以在資金來源和合作對象上採取更開放立場,讓不同的電視機構有機會選擇不一樣的營運伙伴,期望透過多元化的協作形式,替本土觀眾的思維與視野提供更多激發,最終能夠提升整體的「香港利益」?甚至,在跨媒體的控制權上,為什麼不能考慮略作放寬,讓業界在稍為鬆綁的法則下適應資訊匯流的新形勢?

  割喉封鎖是否有利公平競爭?    公共廣播政策要拖到何時?

在亞視和無的對弈以外,尚有兩個層次的問題不可忽視:

首先,收費電視頻道,割喉封鎖,是否有利於公平競爭?以大財團之力妨礙對手入屋鋪線,又是否合乎公平準則?諸如此類,怕是問題。

 

其次,更嚴重的是,香港的公共廣播政策到底要拖到何時才翻新啟動?在任何社會裏,商營電視台愈不碰觸時事,公共廣播愈有需要辦得寬宏;商營電視台愈禁忌多多,公共廣播愈有需要百無禁忌,商與公之間,絕非互相獨立,而是互為監督互為刺激,特區政府一拖再拖,固然有害於公共廣播之落實開展,換個角度看,其實亦等於縱容了商營電視台之顢頇霸道,立法會若真想為亞視好、為香港電視觀眾好,理應就此議題加把勁,左右開弓,一來認真檢討什麼是「香港利益」、認真探究只談風月不談時事的無是否有善盡「維護香港利益」的法規義務;二來吶喊督促政府,不准它再迴避公共廣播政策之宣示與推行。如此兼顧,才算公平,始算周延。

若再把討論層次往上推演,當然尚有其他議題,例如檢討跨媒體控制法規是否違例過時、應否重新修訂,又如追究為何於兩年前曾經放風成立的「通訊事務管理局」於今消失無影,而廣管局繼續由欠缺傳媒經驗的外行人閉門領導。此等問題,今天已經成功轉型為名嘴和名筆的王永平先生皆曾親身參與、有以見聞,因此,我們有理由期待他用過來人的昔日身分、「電視節目主持人」的當下身分,替我們解解畫、發發聲。去年立法會選舉,王先生替有線電視主持問政節目,曾經當眾宣布「我支持普選」,既然連這點道理都看破了、都敢自主了,何不再豁出去一些,再往前多走一步,告訴我們,香港的電視生態到底能夠怎麼改善?以及,唉,我們一等再等三等四等的公共廣播政策又何時才可出籠?

  

燦榮 | 16th Jun 2009 | 通識, 通識--香港 | (66 Reads)
市民諷無新聞事旦
文章日期:200965【明報專訊】「無新聞,事事關心」,但該台近期處理六四新聞的手法引起市民不滿。本港多個電子傳媒昨日將六四新聞放在頭條位置,但無將有關新聞放在較後時段,報道時間亦較短。有市民趁六點半新聞直播期間,在記者背後高舉「無新聞,事事旦旦」標語以示抗議,令事情在數百萬觀眾眼前展現開來。有關片段亦迅即被上載到YouTube網站。否認向新聞部施壓電視外事部副總監曾醒明表示,新聞部編採獨立自主,公司管理層絕對沒有給予新聞部壓力他估計,新聞部是從市民關心角度作考慮,各電視台對每個節目有不同看法,公司會將市民意見轉交新聞部參考。有線電視、亞洲電視及NOW新聞台昨日紛紛將六四燭光晚會、北京天安門情、前北京學運領袖吾爾開希由澳門遣返台灣的新聞放在頭條重要位置,亞視六時正新聞便以整個第一節、約15分鐘報道六四相關新聞。新聞處理六四事件的手法則有不同。昨晚六時半新聞的頭條是天水圍3名學生濫藥,其後是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會議及港鐵研究延長長者乘車優惠,之後方是六四新聞,而且只用了約8分鐘報道天安門情、中美就六四事件爭拗及燭光晚會現場等。六四不做頭條 員工沮喪據了解,無是下午決定不將六四做頭條,當被外界戲稱為「中央十台」的亞視亦以六四做頭條時,有無新聞部人員說︰「可能只有我們不將六四做頭條。」部分同事對此感到沮喪。有無新聞部職員表示,昨晚新聞完結前有一段六四背景資料,但沒有提到死傷數字及有學生被殺。同事平日想取六四的舊片段亦不容易,甚至被禁止。較早前處理已故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錄音帶曝光一事已為人詬病,當日六點半新聞隻字不提,只在晚間新聞簡單提及。舉牌市民﹕不滿近期新聞處理手法昨晚六時半的無新聞中,有直播維園晚會前的情。其間,市民先生突然在記者方東昇背後高舉「無新聞,事事旦旦」的紙牌,令這個批評無線的畫面也即時在觀眾眼前短暫地出現了。多個網站迅即將片段上載,網民戲稱無TVB)已成為「CCTVB」,即另一個中央電視台。先生事後向記者表示,很不滿無近期處理多宗新聞的手法,除上述趙紫陽及六四事件外,亦不滿無在新聞時段播放「阿嬌」鍾欣桐的訪問,以及低調處理成龍「講錯說話」一事。其後,上載到無網站TVB.com的新聞片,已刪除了上述高舉批評無線新聞標語的片段。安裕周記﹕無,你真走運
文章日期:200967【明報專訊】無電視把六四二十周年的新聞放在三條播出,以及忽然有人在直播鏡頭前舉起牌子批評無這是香港社會六四二十周年主體新聞之外,閱讀價值最大的一個橫切面。沒有人知道那位舉牌先生有什麼不滿,恐怕要無高層請他上一次飯局始能說端詳講清楚了。這應該是香港電視新聞史上首次在直播時刻發生的針對電視台新聞報道的抗議。我不知道香港電視觀眾那天夜裏看到這個鏡頭後的反應,然而只要認識美國社會是如何監察傳媒的必然會同意:無六四那天其實是走運的。美國是西方世界新聞事業最發達也最先進的國家,今天我們在香港讀到的看到的聽到的大報小報大台小台各種各樣報道方式,全部源自美國;甚至祖國的中央電視台也把美國式報道方法照抄不誤——從八十年代的一人主播到如今的一男一女雙主播,美國意念中國製造的影子顯露無遺。香港更是照辦煮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雜誌式節目《六十分鐘》面世近半世紀,完全是《新聞/財經/時事透視》或《星期×檔案》的祖師爺。香港相當部分傳媒,從理念到執行,不能否認帶星條旗的影子。香港傳媒 美國影子美國主流傳媒都是在財閥手上,用六十年代的左派用語來說,美國新聞產業是壟斷資本家手裏的一根大棒子。說的也是,美國三大電視台背後都是大財團,最負盛名的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大老闆是在北美洲擁有一千五百家戲院的National Amusements,美國廣播公司(ABC)的後台更有名,是華特迪士尼公司,全國廣播公司(NBC)共同老闆之一是製造戰鬥機的通用電氣。印刷傳媒的《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都是美國東岸著名的世家大族,《紐時》的猶太背景更使這份報紙帶上了濃厚的傳統色彩。自由派:We the People不過,儘管老闆都是商人家族,雖然有微調上的錯位,但這三台兩報的取向一直是美國意識形態群裏的自由派;其中,CBS和《華盛頓郵報》因為水門事件客觀上把尼克遜從總統寶座拉下台,成為歷四十年而不衰的美國良心。我所說的自由派,不是那幫半吊子美國觀察家以是否支持自由巿場來判定誰左誰右,而是這些自由派從根本上傾力支持並維護美國價值,這當中的核心便是鐫刻在美國憲法上的三個字We the People美國傳媒今天的自由派立場不是天生而就,更不是news room來了一批左傾傳媒人即臻於此。美國經歷了一條比誰都崎嶇的新聞之路,美國社會上世紀初對新聞行業是嗤之以鼻,歐戰初期,美國流行一個謔而近虐的笑話——某報特派員遇上雙方休戰沒有新聞可發,回報總社說今天不發稿了,老總說,不打緊,給我來些假新聞(send me some rumors)。二十世紀之初,美國社會進入了史家所說的現代塑造年代;老羅斯福出兵歐洲,一手扭轉了美國建國以來的孤立主義,世界經濟重心由歐洲西移,跨過大西洋在美國落地生根。歐洲移民大量湧入,歐洲大陸的人文價值——自由、平等——也一併登陸美國,資訊開始有價,報業進入了欣欣向榮時期。二戰之後,美國傳媒產業進入空前的旺盛年代,而其影響力也屬空前。五十年代初,右翼參議員麥卡錫大搞反共反華活動,質問「誰失去了中國」,美國上下一時噤若寒蟬。最後是CBS名記者莫羅(Ed Murrow)挺身而出,在全國直播節目中嚴詰麥卡錫切不可混淆異見和不忠(we must not confuse dissent with disloyalty);麥卡錫無法回答,白色恐怖的高牆隆然而倒。在美利堅合眾國走過的歷史長河裏,一九五四年三月九日的寒風澈骨晚上,是莫羅把轉向極右的美國從瀕與魔鬼同行的邊緣上拉回來,美國傳媒的自由派立場從此奠定。大量壓力團體監察由於美國傳媒有推金山倒玉柱的力量,更有《憲法》第一修訂案的言論自由保護,如何使到傳媒播報的是貨真價實的新聞,而不是從中夾帶逆潮流而動的A貨或是似是而非的報道和解說,美國社會有大量壓力團體監察主流傳媒,哪家傳媒是好戰哪家是反墮胎都逃不過他們的眼睛,分工仔細是香港巿民絕對不能想像的。無電視把六四二十周年新聞放在後面的做法,倘香港也有這些壓力團體,而這些組織認為這樣的新聞安排欠妥,六月四日晚馬上就會有人到電視台前示威,第二天示威會擴大到連電視台正門全堵。四十出頭的香港巿民應該記得類似情﹕一九七六年九月毛澤東去世,無的特備節目主持人說了一句「香港巿民感到哀傷」的講話,隨即就有人到廣播道的無門外抗議。美國壓力團體監察傳媒的招數還有不少,包括以國會名義召開聽證會,出席證人宣誓後面對議員的尖銳提問和質疑,那是近羞辱的場合。由於美國參眾兩院有傳召證人舉行聽證的特權,只要被纏上,不僅是對出席傳媒人的精神折磨,更必然帶來企業商譽損失。因此,近二十年來,美國傳媒大致做到順潮流而動,還不致於指黑為白指鹿為馬,幾十號人胸前掛個上書「某某電視台/報章瞎說」紙牌繞圈子踱步的情景還不算常見。必須一提的是,切勿以為可以通過司法暴力把這些人告上法院,企圖以龐大的訴訟開支嚇退他們,這樣更正中下懷﹕壓力團組主要成員八九都是律師,打官司是他們的天賦能力。法官遇上牽涉新聞自由的爭論,也會根據最高法院的解釋來判案。總言之,在美國的新聞自由官司,被指是妨礙的一方基本必輸無疑,所謂「新聞機構自主」在公眾利益前只得俯首稱臣。這所以我方才說,無那天是走運的了。倘若把時空切換到美國,恐怕圍在電視台外的抗議活動到今天還未散,說不定還有長長的聽證會在等哩。文 安裕沒有「是但」的電視新聞
事旦真人新聞騷

文章日期:200967【明報專訊】無直播六四燭光晚會,有市民在鏡頭前舉牌抗議。「無新聞,事事旦旦」8個大字,和記者方東昇並排出街,長達數十秒。當時我在電視機面前呆住了。我曾在兩間電視台新聞部工作過,知道所謂「現場直播」,是幾經計算和包裝。對電視台不利的信息,難以播出。做直播時,記者站立的場景要經過攝影師揀選,有時我們甚至要把鏡頭傳回總廠給更高層的人過目。即使找人做街訪,也會預先尋找。我曾經在街上把一個路人留住大半個小時,為了一段一分鐘的街訪。訪問的內容,還是預先商量好的,好在on live時不會dead air或出亂子。年宵花市或聖誕夜直播,總會有些市民爭相出鏡,在鏡頭前大呼小叫,但這些合乎環境的「騷擾」正中編輯下懷,因為可以營造節日氣氛。平常日子站在街頭做直播,我們也有工作人員守在鏡頭前,以免有路人誤入鏡頭或刻意走入鏡頭搗蛋。所謂「現場」,其實是一個合乎「劇本」,受控的現場。對於「事旦事件」的記者方東昇和他的採訪隊,我替他們難過。還記得那天直播開始時,方東昇背後是維園足球場,當他開始說話,攝影機就pan出人群(這是標準的直播法,讓觀眾先看記者,再看現場情),說時遲那時快,一對高舉紙牌的手伸了出來。攝影機跟紙牌捉迷藏,panpan去避開,奈何那示威者彷彿知道要跟攝影機移動,鏡頭久久未能甩掉紙牌。控制室於是按掣,播出預拍的片段,但「去片」之後,鏡頭仍是回到了維園。我們看到方東昇的「大頭」,很異相地放得很大,霸佔了整個畫面,估計是希望把紙牌擋去。但紙牌很懂得走位,竟在方東昇的肩膊上冒出來。我看到方東昇的樣子扭曲,想必有人在他接駁到控制室的耳機裏作出指令,跟就見他草草收場。據報章說,舉牌人先生表示,不滿無近期處理新聞的手法。據我在電視新聞工作的經驗,直播時我們會遇到好多路人圍觀,但這個先生並非八卦或仰慕記者,而是有預謀而且理解過電視新聞邏輯之後,再付諸行動。先生批評無新聞「事事旦旦」,是回應無新聞的宣傳口號「事事關心」,但我想說的是,每一個電視台處理六四廿周年的手法,原因一點也不「是但」。電視新聞分秒必爭,新聞片段的長短,經過細心安排。例如一段兩分鐘的報道,上司可以要求刪剪至120秒,一秒也不能多。大家可想像,一秒在電視新聞如何舉足輕重。更重要的是排位。用哪一宗新聞做頭條、二條、三條,從來沒有「求其是但」。尤其在周一至周五,決策層一定上班(高層多數在周末或假期休息),而且今年64,是全港新聞界都注視的大日子,六四廿周年.各電視台的新聞主管,一定經過商議才決定如何處理六四的新聞。燭光晚會是否頭條,開幾多隻古仔(分多少環節去報道,直接影響出街的時間長度),全部經過精密計算,沒有是但。如果你在傍晚6點到7點半走進任何一間電視台的新聞部,你會看到一張張繃緊的臉孔,因為這個時段,高層和記者都會坐定定在電視熒幕前,比較幾個電視台的新聞處理。6點亞視,6點半無7點有線。而管理層最關心的,就是各電視台把什麼「擺頭」(用作頭條),處理篇幅及角度。用這種行內人的尺度去量度64傍晚各台的電視新聞處理,讀者可以自己下定論。六四那一夜,我巧合地看了亞視、無和有線的傍晚新聞,亦看了從維園直播的港台《議事論事》節目。事實是,亞視把維園燭光集會做頭條,做現場直播的記者還說了良久。而無,頭條和二條是中學生濫藥和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討論鐵路事宜,之後才到燭光集會直播,就出現「事旦」事件。從實務的採訪角度上說,新聞沒有絕對的中立,永遠有play up play down,有高調有低調處理,電視新聞每段只有區區一百幾十字,字字均經過記者編輯反覆推敲,究竟用詞應該激情還是抽離,是傾向一邊還是選擇中立,都是有意識的選擇。今年六四,無新聞,以編輯自主選擇了一種做法。在電視台工作的這些年,我發現,操生殺大權的一班電視新聞管理層,是吃六四奶水長大的。坐在冷氣房的管理層,現在介乎於4050歲之間,20年前,他們年少氣盛,那年頭,就是他們跑前線,當年都曾經踏足天安門,又或者在直播室裏,紅眼圈報道解放軍開槍的消息,又或者有同伴坐過共產黨的文字獄。他們比現在的年輕記者其實更肉緊六四,更深刻體會過六四。六四,是他們心裏的一條刺,20年後,是他們選擇如何報道六四廿周年。所以,這一個晚上,我不相信有「是但」的新聞,他們,是有意識地選擇了這樣做。文 黑貓(作者曾於兩間本地電視台任職記者)絕不是但的一夜
文章日期:200967【明報專訊】我錯過了「事旦新聞真人騷」的實地或播放等所有現場,只是後來在YouTube補看。新聞和騷,理念上應算是兩碼子的事。新聞強調客觀求真和不偏不倚的傳播,騷的表現手法和目的就不一而足了。那位在維園高舉「事事旦旦」紙牌在新聞直播鏡頭前「攝位」的先生,事後解釋炮製新聞騷為抗議電視台,引起了很大迴響。也跑過電視新聞的黑貓老老實實的說,這場真人騷好不是但,而且也沒有是但的新聞。因為一切都是有意識。有趣的是,印象中,香港的真人騷好像都在新聞裏的比較引人入勝和有話題。可在英國,真人騷作為一個娛樂節目可是非常認真,近有外表平凡歌喉非凡的Susan Boyle,遠一點或者大家還記得害羞的Paul Potts。一個節目可以紅遍全球,實力不容少覷,它們的魅力來自哪裏?我們香港有沒有這樣身懷絕技的真人?(002回說維園的足球場,那晚人真的好多。我在台前位置,一直看台上大熒幕投射出大片燭海。後來才聽說,很多朋友全程在草地那邊,播放什麼都只聽到吱吱嗡嗡聲響,嗅陣陣豬屎味(估計是肥田料),他們就這樣待了兩個多小時。如果你至今還沒有聽說,讓我告訴你,那夜有15萬人參與了支聯會的悼念六四集會,人數創下歷史新高,很多不得其門而入的人,迫爆銅鑼灣。

燦榮 | 16th Jun 2009 | 通識, 通識--香港 | (54 Reads)
在「關心」與「事旦」之間︰新聞媒體在「六四」報導中的角色與責任

 

六月四日燭光集會當晚,上演了一幕示威中的示威。無綫電視記者在做現場報導時,背後有人向鏡頭舉牌,抗議「無綫新聞,事事旦旦」來嘲諷「大台」在「六四事件」廿周年上的報導篇幅及手法。事後,網民爭相討論這「事旦事件」,認為此舉大快人心,亦為本來已熾熱的爭論帶來新視點。「事旦事件」充份反映互聯網作為非主流/民辦媒體與主流媒體的角力,更能體驗著名媒體學者喬姆斯基Chomsky所提出的一種媒體「過濾」(filters):訓斥 (flak),即對媒體的負面評論及反霸權勢力。但在討論這點之前,筆者想先對各電子傳媒在今次處理「六四」廿周年課題上所作的相關報導進行初步分析,以便引證無綫相對上的處理手法,是否如所說的「事旦」,從而討論新聞媒體在處理此類大事件/爭議課題上的定位及責任問題。

廿周年報導的文本分析

  香港人權監察在六月三日發表了一份對香港各大電子 及印刷傳媒有關「六四」專題節目的報告,羅列各台的相關節目數量,並在各節目標題側張貼有關片段/報導的連結。單看數量,香港電台無疑佔最多,不只是慣常的紀錄式及深入訪談節目如《鏗鏘集》及《議事論事》,午間短評式節目《左右紅藍綠》甚至諷刺時弊式節目《頭條新聞》都有評論「六四」的標題,節目也邀請不同政見的嘉賓評論對「六四」的看法,故此無論在節目的類型、節目內容及觀點均呈現港台持平的編輯守則。相對於商營免費電視台的(欠缺)報導,似乎突顯公共廣播機構的社會功能:在處理一些政治敏感的題材上可發揮其編輯獨立性、在商業及政治的可能壓力下的相對自由。


  反觀商營電視台中,亞視亦分上、下集式的探討「六四」廿周年的意義,上集訪問了一些內地不同的學者,有的秘密徹查「六四」真相,但有的強調需要更多證據。特輯似乎意味着在混亂的訊息下,需要對「六四」作出客觀的評價,還是在客觀的大前提下,避談核心的「屠城」問題?而下集不斷強調港人的愛國情懷。人權監察的小評質疑亞視是否曲線支持「河蟹」,亞視這個定調(強調港人的愛國心)是否嘗試撫平北京對港人在悼念「六四」活動上所產生的不滿?又或是堅持一種港人的「愛之深、責之切」的愛國論?亞視是否盡一盡作為中港和事姥的中介作用?


  至於無綫,「六四」期間直接討論「六四」議題的,只有半小時的《星期日檔案》節目。《星期日檔案》既是較《新聞透視》等新聞節目軟性,連回顧八九年民運以來的紀錄片或時事評論式節目都欠缺。《我們的8964》為題的節目內容,訪談了幾位青年的不同立場。節目最後亦採訪一對每年都携子女參加「六四」集會的家長。節目內容的基調似乎是達至廿周年「薪火相傳」的訊息。但無綫在怎樣喚醒觀眾對「六四」的理解,甚至最近有關「六四」所引發的爭議,都欠缺充份、全面的交待,顯得對這件大是大非的評論欠缺公平及合乎比例 (proportionate) 的討論,而節目只呈現港人的不同角度,更是迴避討論「六四」責任等爭議性議題的良方,實行「不報導不錯」的「自我審查」做法。


「六四」當天的報導

  各電子傳媒(及報章)的指定動作均在獨光集會前作現場報導。尤其今年大眾的焦點都在參加人數會否打破往年的紀錄。在這些規格化的手法中,無綫卻「突圍而出」,在《六點半新聞》的編排上不以「六四」燭光集會作頭條,反而以天水圍學校學生濫藥的事件及立法會通過加快興建港島西支綫作頭、二條。「六四」集會及當日相關新聞就放在第三。雖然濫藥可能是令家長學界震驚的事件,又或者把「六 四」集會遲放是基於技術性考慮,但這種安排顯然不為觀眾接納。節目出街後即收到觀眾投訴,專欄作者更譴責大台「不要臉」,甚至那位「示威者」在鏡頭前舉牌,以至無綫狼狽地腰斬直播、胡亂加插其他新聞片段,足以反映觀眾並非沉默忍受的順民,亦不值於無綫這種試圖淡化「六四」廿週年的做法。


新聞嗅覺失調──是自我審查還是大台霸權?

  其實,有關香港新聞出現的自我約束以至自我審查都早有討論。香港記者協會在二零零七年出版的調查報告,詳盡分析了香港好些商營媒體曾都對國內及香港事件出現「報喜不報憂」的情況。報告亦指新聞機構往往因集團由中資機構或與國內接觸頻繁,甚至大股東均為國內政協成員,故此報導負面新聞時都淡化處理。而馬傑偉兄在《明報》的撰文中都提到中央過濾「六四」內容為眾所周知的事。但諷刺的是,一方面流亡國外的「六四」異見人士均讚揚香港人堅持及維護一直享有的自由時,我們不能不依賴媒體有份道德勇氣去撐著這空間。以今次「六四」廿週年的處理上看,商業媒體是為了全港觀眾的口味而作這安排,還是對無形的政治壓力作出的妥協?如後者,我們要問的不只是一個操守問題,更是這種「自我審查」是否越演越烈,令民眾的知情權/資訊權,蕩然犧牲了?(其實自我「約束」的似乎不只商營媒體,人權監察報告亦質疑廣播處長是否曾要求親自監督有關「六四」特輯的剪片程序) 大台的做法,是否一種由慣性的收視而來的霸權,或是因「自我約束」而失去了新聞嗅覺{news nose}


  面對這種大事件,新聞媒體可以做的,應該是做好新聞操守中的客觀、持平。在處理敏感課題時,更應盡量將不同觀點、事實呈現出來,好讓觀眾自己作理性思考及判斷。近期不少有關「六四」當年的書籍陸續出台,除了最矚目的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錄音訪問,更有不少香港記者回顧當年在場的親身經驗,為我們對事件的回應或檢討提供更多資料。有些記者選擇將事實平鋪直敍的紀錄下來,就是讓讀者作客觀的分析,他們忍受將傷口重新揭開的痛苦也要把當年所見所聞一一呈現,目的就是將起碼是事實的一部份盡量的曝光,讓公眾見證這場民運。這樣做並非要糾纏在死傷了多少、究竟是否屠城等細節,而是要我們正視所發生的,好能提起頭來,驕傲地擔起中國人的身份。而在香港這片相對自由的中國國境,我們更應珍惜並把握這自由,盡力把資訊呈現,以提倡更全面的討論,實踐「真理越辯越明」的民主精神。


網絡之民主社會:主流媒體的尅星?

  今年「六四事件」更加彰顯了網絡討論區對主流媒體的反抗及角力。馬傑偉兄在其文章中都詳細討論了新媒體力量,作為民主社會的主要力量,但亦質疑這平台是否可以對主流媒體構成足夠壓力?喬姆斯基在討論美國新聞媒體在六十年代後期所面對的制衡時提出了訓斥「flak」的理論,即除了政治,擁有媒體股份的集團或廣告商外,政黨、社會壓力團體對傳媒的負面回應和批評也可以制衡傳媒,無綫「大台」今次的做法明顯地宣示有廣告商及集團老闆的資金甚至中央的默許,或在國內採訪時對無綫的禮遇,足以蔑視對其負面的評論。這種氣燄也促成該台在政府大叫「保就業」下公然裁員不下一次,向同行負起示範作用。


  要提升訓斥「flak」的制衡作用,那怕不只網民,觀眾作為公民社會的一份子也要團結起來發揮「第五權」的監察功能,齊來向「大台」舉牌。


梁旭明

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助理教授



燦榮 | 15th Jun 2009 | 通識 | (24 Reads)
从2006年夏完成《货币战争》以来,就开始着手收集资料酝酿《货币战争2》,近三年以来,仔细梳理了德、英、法、美两百年以来的所有重要银行家族之间的人脉关系,以及他们与各国的战争、革命、政变、危机之间的联动关系,从1789年开始到2024年结束,中间涉及欧洲、美国的几乎所有重要历史事件,及其背后的金融运作,得出了世界“17个主要银行家族”的关系图。

  在1000多个日日夜夜中,阅读了上百部各家族史、各国经济史、各类文献、地图、杂志、报纸、网络文章等,总阅读量超过了5000万字,平均每天是5万字的阅读量,终于完成了这件现在想起来不堪回首的工作。在2009年的日子里,平均每日睡眠时间不超过4个小时,曾连续8周通宵达旦地写作。

  我自认为,《货币战争2》的信息量是第一本的十倍有余,有名有姓的人物多达500人以上,相信读过第一本书的人在看完第二本之后应该不会认为是在浪费时间。这两本书的逻辑完全能够自洽,大量史实相互印证,许多重大历史谜团都会有一个合理的统一逻辑支撑。其中,每一章都会有具有震撼力的爆炸点,在关于一战和二战前后的德国问题上,很可能会引发世界舆论的激烈争端。

  在对金融海啸背后的战略目的问题上,将与中国大多数经济学家的观点形成尖锐对立,挨砖头是绝对难以幸免的。这本书将建立起我对世界政治、经济、金融、战争、情报、地缘等方面完整的逻辑体系。

  在书稿完成之前,已与许多国家签订了版权协议。这将是一本在几个国家几乎同时上市的书,好的和坏的评价将同时出现,我已经做好充分思想准备。

  与此同时,《货币战争3》的资料收集也将开始,届时,我将组建一个强大的研究团队并采用开放式的研究模式,将所有对世界大事感兴趣的读者的智慧汇聚在一起,维基模式将是一个可以参考的范本。毕竟,少数几个人的力量实在是过于单薄。

  感谢广大博友的关心,没有你们的支持,我是不可能走到今天的。


燦榮 | 13th Jun 2009 | 閒話家常, 通識--全球, 通識--個人成長 | (56 Reads)

【明報專訊】英超足球聯賽風靡全球,連NBA    也要參考他們的市場策略。據《金融時報》報道,NBA派出代表赴倫敦    ,與英超代表商討合作事宜。

努力吸引外資

英超在出售轉播權時的分區銷售策略,向來視為傑出的營銷範例。雙方在會面中拿出有關轉播權的文件互相比較,NBA對於英超在亞洲地區的「撲水法」尤其感興趣,有意搬字過紙式效法。

NBA總裁史端不以抄襲為忤:「我們是沒有悔意的模仿者。英超在轉播權談判的能力及他們分拆轉播權套餐的方法,是我們可以學習的。」NBA向來直接與每家電視台談判,而非如英超般以類似代理形式按地區出售。

近年英超湧現外籍班主,雖然中國投資者近日成為NBA球隊騎士的股東,但史端坦言,英超在吸引外資方面棋高一着,NBA亦自愧不如: 「英超在這方面領先我們,有來自俄羅斯    美國    及中東的投資者。」


燦榮 | 13th Jun 2009 | 通識--中國 | (75 Reads)

【明報專訊】東莞加強整治髮廊及沐足行業涉及色情經營,規定每間沐足房間必須設置2張以上沐足椅,房門上必須安裝透明玻璃,且不得懸掛任何遮蓋物,房內不得設置可調節的照明燈,不得設置冲涼房和按摩牀。

門裝透明玻璃 不得反鎖

《廣州日報》引述業內人士稱,東莞前日公布《東莞市美容美髮行業登記管理規定》和《東莞市沐足行業登記管理辦法》,實施日期是在今年5月1日,主要目的是為了防止這些行業涉及色情。

房內禁設浴室洗手間

其中規定稱,髮廊不可設置封閉式洗頭間,各洗頭牀或洗頭椅之間不得隔開,也不能設置按摩牀、美容牀。美容、沐足場所的房間門上均必須安裝面積不小於0.25平方米的透明玻璃,不得用任何形式遮擋,房門不得反鎖,不能設置可調節的照明燈,房間內也不能有冲涼房、洗手間,不准放置按摩牀。

除此之外,沐足場所不得設在學校周邊200米範圍內,面積應至少有500平方米,應當設置在建築物3樓或以下,不得設置在地下。


燦榮 | 12th Jun 2009 | 通識--全球 | (18 Reads)

美國中部時間, 五月二日 ,早上八點三十分,奧馬哈(Omaha)Qwest運動場,三萬五千多名股東,正出席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波克夏‧海瑟威控股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年會。

今年的股東會,出席人數最多,但同時也是巴菲特接掌波克夏四十四年以來,績效最差的一年:每股淨值跌至歷史新低,股價也在七個月跌掉近三○%,連波克夏自己持有二○%股權的子公司——穆迪信評也「大義滅親」,將波克夏信評連降兩級,由Aaa降為Aa2。《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更指稱,「(波克夏的)信用風險比俄羅斯還高。」

投資人紛紛質疑:巴菲特不再神了嗎?針對市場質疑聲浪,股神回應的方式很幽默。

一開場,就是巴菲特自製的「自嘲」影片。片中,巴菲特不再是波克夏董事會主席,而化身旗下家具公司的床墊推銷員,他無奈的對股東說:「因為穆迪將波克夏信評降級,董事會建議我可以試試其他工作,」現場一陣大笑。

一年一度的波克夏股東會,巴菲特再度站上講台,與股東、記者進行長達七個小時的現場問答。《商業周刊》為讀者整理出股神開講的三大重點:

第一講:壞日子還沒過完
零售業將繼續衰退,房市尚未復甦


股東與媒體們最關心的問題:金融海嘯衝擊過去了沒有?

對此,巴菲特的回應是:「我想,答案是否定的。我們還在(對抗金融海嘯的)戰爭之中。『珍珠港事件』(編按:美國總統歐巴馬對抗金融海嘯的用詞)發生是在去年九月,這場戰爭重擊美國的心臟——金融系統。」

「當時,如果我們不能有所作為,我們很可能輸掉這場戰爭。我們必須給予(政府官員)正面評價,但是,這場戰爭還沒有結束。」


燦榮 | 11th Jun 2009 | 通識 | (11 Reads)
仿佛一切都是巧合。3年前的6月5日,《新闻联播》中出现了康辉与李梓萌两张新面孔,关于《新闻联播》“换脸”的讨论便没有停止,3年后的6月5日,《新闻联播》的播音领军人物罗京因病不幸去世。据有关人士透露,央视在这个月或稍后一点会对包括《新闻联播》在内的很多新闻节目做出大的调整,或结束严肃拘谨时代,变得更为亲民。(《广州日报》6月8日)《新闻联播》是中国收视率最高、影响力最大的电视新闻栏目,它作为观察中国政治动向、社会变革的风向标,一直以来都是国内外关注的焦点。有统计表明,87%的中国民众是通过《新闻联播》了解国内外发生的一切变化的。可见,《新闻联播》在国人心目中举足轻重,它的每次改版与变动都引发了社会的广泛热议。收看每日的央视《新闻联播》是中国百姓生活的一部分,《新闻联播》承载了民众太多的期待。从1978年1月1日,《新闻联播》平静开播到1979年底,《新闻联播》首次出现播音员图像;从1984年,卢静首次在《新闻联播》中尝试了微笑播报的方式,到《新闻联播》的片头问候语尝试加入“观众朋友们,您好”问候语、后来为以示亲切,改成了“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以及从1996年1月1日起,《新闻联播》由录播改为直播,带来的时效革命。31年的发展历程,《新闻联播》在时代跨越中不断实现从量变到的质变蜕变。如今,《新闻联播》的信息量正在逐步加强,新闻视野也在进一步加宽。然而,“严肃有余、活泼不足”仍是《新闻联播》的软肋。此前央视频频陷入网友的“纠错门”,如主播补妆、打哈欠、念白字、打嗝等尴尬举动被摄入镜头。更令人惊叹的是2009年6月7日晚央视《新闻联播》播报当日高考新闻时,在第7分48秒的画面中出现一辆公交车,车前挂有横幅“距2008年奥运会还有63天”,(6月9日央视网),让人匪夷所思,看来,《新闻联播》真到了不得不改的时候了!此次,《新闻联播》进行变脸,显然并不是主动追求创新,也不是适应竞争需要,笔者以为,主要还是响应民众的批评和质疑。面对观众的种种批评,央视此次出来纠错道歉,至少表明一种诚意——虚心倾听百姓意见。这次《新闻联播》改革,以“新闻立台”为理念,开门做新闻,符合时代发展潮流,本身是好事。笔者希望,其一,《新闻联播》改革,央视能以老百姓的喜好为标准,以老百姓的满意为标准,不仅要反映上层声音,更要传递底层群众的呼声,不但要报道国内外大事,更要反映百姓身边的小事,要说老百姓能听得懂的话,而不是天天打官腔。

其二,要加强《新闻联播》的舆论监督作用,敢于针砭时弊,敢于揭露违纪违法的行为,敢于揭露与民争利的行为,要站在百姓利益、国家利益一边,而不是站在权贵买办利益一边。但愿央视此次改革,不仅是形式的转变,而是视角的转变。

《新闻联播》“变脸”大势所趋。央视《新闻联播》改革换汤更要换药,照方抓“药”,我觉得,对症下“药”,要看是不是百姓的真正“需要”。笔者以为,《新闻联播》要做成更符合社会的发展需求,与老百姓更贴近的节目,不仅要领会上级领导的精神,更需“问计于民”,听听来自全国观众的声音。

燦榮 | 11th Jun 2009 | 通識 | (16 Reads)
主持人:林嘉祥的行为固然是令人愤慨,但是在“人肉搜索”后其电话号码、车牌号等私人信息全部被公诸于众,这必然对其家人的正常生活带来严重影响,据说其妻女的健康状况也都不是很好,广大网友是不是也应该理性地把握自己“斗争”中的“度”,做到有理、有利、有节

    朱思雄:“人肉搜索”要有度。应该做到有理、有利、有节,理论上是对的,应该提倡,但要做到很难。因为网络上的人太多了,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人做不到理性,就是一个很大的群体,就容易造成一些负面的影响。就这件事情而言,可能人肉搜索给肇事者的家人带来了不利的影响,他们确实也无辜,值得同情。但反过来说,这也是肇事者付出的代价。对肇事者也是一种警示,是他们肇事的成本。就好像人一旦出了名,你就必然要放弃和失去一些东西。即使你不愿意,如果你要诉诸法律,普通人可奉陪,但是名人你奉陪不起。所以你只能隐忍。对肇事者来说,不是隐忍的问题,而是付出的问题,你别肇事就行了。

    网络民意可以影响政府决策

    网友“battleandvivian”:从猥亵案的发生到林被撤销职务可以看出,网络民意看似已经成为了政府在决策过程中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嘉宾怎么看待网络民意在政府决策过程中起到的作用?

    孟威:在中国社会政治生活的影响方面,目前国内一些重大事件解决过程中,已经形成了一种新的“议程设置”模式,即网络(BBS、博客、播客或手机等)提出议题——媒介关注——全社会参与——政府行为的模式。而网络互动社区的容纳力和网络搜索引擎等功能强大,也屡屡呈现、澄清事实,牵引舆论,推动了事件的进程。这一特点在“宝马案”“山西黑砖窑”、“厦门PX事件”、“华南虎虎照真伪”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解决过程中,接二连三地明显表现出来。

    传播学理论认为:媒介是感官的延伸。新媒体传播的勃兴不仅延伸了人们的眼睛、耳朵,也提高了“说话”的能力。为广大网民提供了自由表达空间。这与传统媒介权力阶层、知识精英掌握话语权的状况大为不同。社会学的研究认为,我国已进入“市民社会”。可以说网络使普通公众、包括弱势群体、边缘群体更多地拥有了表达渠道。民意、民情可以通过网络即时呈现,这是真实反映社情民意、帮助社会更好地把握舆论动态和社会心理,民意针对性地实现引导的一个良好前提。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