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燦榮 | 6th Aug 2012 | 通識--全球 | (56 Reads)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蘋果與三星就侵權問題在美國鬧上法庭,蘋果首先付出的代價就是被逼在法庭上公開公司的機密,包括披露iPhone和iPad的開發過程、展示兩者的前期設計及試製品,以及設計團隊的私密資料。據稱,研製iPhone的計畫被稱為「紫色計畫」,集合公司二千名精英。

  綜合報道

  蘋果也公開銷售策略及市場調查報告,包括一項內部調查顯示百分之七十八的iPhone用家會購買機套。上述種種資料已成為網民的熱門討論話題。

  蘋果與三星的侵權訴訟只開庭數天,訴訟焦點是蘋果的設計團隊如何構思出iPhone及iPad,蘋果正努力證明三星抄襲其設計,三星則要向陪審團證明自己的設計異於蘋果,以及證明蘋果的設計是受到Sony的產品啟發,即蘋果可能是抄襲索尼。

  秘密進行「紫色計畫」

  負責流動裝置所採用軟件的蘋果高級副總裁福斯特爾(Scott Forstall)作供時稱,蘋果創辦人喬布斯二○○四年為建立一支研發iPhone的團隊訂下了不尋常的規矩,包括不准聘請公司以外的人研發iPhone的介面、屏幕上顯示的按鈕及圖像,而當時研製iPhone,被稱為「紫色計畫」(Project Purple)。

  福斯特爾指他只可在公司內尋找「超級巨星」,向他們提出公司正進行一項秘密計畫,需要他們協助。他對他們說:「如果你接受這工作,你會比你過去所有日子都工作得更加辛苦。」

  福斯特爾稱,公司秘密研發iPhone,特在一個樓層加裝攝影機及密碼卡鎖以加強保安,他更因應計畫名稱把樓層稱為「紫色宿舍」,在樓層入口掛上寫着「Fight Club」(搏擊會)的字牌,因為該齣電影內的角色不能向外界提及參與搏擊會,猶如他們不能向外人提及加入紫色計畫。

  研發精英多達二千人

  福斯特爾在庭上也提及開發iPhone時遇到的種種挑戰,包括他們只是用鍵盤及滑鼠工作,但「新裝置的每個部分都是為觸控而重新研發」,公司內有一千人直接向他滙報,開全體會議時人數更多達二千人。

  蘋果上周向法庭提交一份可追溯至二○○六年初的九十九頁文件,內容揭示了多部iPhone及iPad的雛型,包括iPhone機背呈球體弧形,機身採用方角等,而iPad的早期設計在背部有支架可撐起整部iPad。

  另一名蘋果資深設計師斯特林格(Christopher Stringer)作供時指,設計團隊經常在廚房的桌上討論及交換意見。被問及何時出現iPhone的最終設計時,斯特林格指:「iPhone是我們最美麗的設計,當我們知道出現了的時候,我們就知道出現了。」

  


燦榮 | 4th Aug 2012 | 通識--香港 | (77 Reads)
近日,有人把國民教育定性為洗腦教育,然後組織群眾群起而攻之。任何人都不喜歡被人洗腦,更擔心自己的子女在思想未成熟前就被人洗腦。所以這場反洗腦運動響應者甚眾。
不過,香港人只是抗拒被人洗腦,但對於如何避免被人洗腦卻沒有甚麼研究。要防止被人洗腦,關鍵是要養成獨立思考的習慣,並有能力對自己的見解進行反思。很明顯,參加群眾集會與示威遊行,對獨立思考與進行自我反思都沒有好處。因為人最容易被群眾的行為所影響,在眾口一詞的口號聲中,人最容易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並很容易把自己既有的成見變得更鞏固。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作者),就視此為最媚俗的行為,他對遊行示威最為厭惡。
歷史上洗腦最厲害的獨裁者——希特拉與毛澤東,都是搞群眾集會與示威遊行的能手。他們很清楚,透過群眾運動去洗腦,效果遠比在課堂中灌輸好。
心理學家發現:人天生有懷疑別人說話內容的傾向(這可能是因為我們的祖先曾因輕信人言而吃過不少虧);但人會較為相信別人的面部表情與身體語言(要在這方面也造假難度較高);最容易影響人的是其他人的實際選擇(因為其他人也得為此而付出代價)。洗腦高手對這些理論都十分了解,所以他們最喜歡利用與誇大群眾的取捨。在群眾壓力下,即使是知識分子,也會指鹿為馬。
因此,我們如果要防止被人洗腦,先得要有不受群眾影響的警覺性,尤其是對一些標語口號式的說法要有批判能力。人多並不一定代表正確,真理往往只掌握在少數人手裏。因此,我們有時需要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反潮流精神,以免把自己淹沒在群眾之中。
其實,所有書本上所寫與別人所說的東西,都只能視作是二手資料,只是其他人在接觸自然與觀察社會的體會,他們可能會有錯覺、會有誤解,亦會有表達時的扭曲,我們不應未經檢驗就全盤接受。
真正的知識,應是我們直接從自然界與社會中得來的。我們利用我們的五官去觀察,利用我們天生的腦系統把訊息上升為理論,逐步形成自己的思想體系。我們應透過實踐,不斷檢驗與修正自己的思想體系。
對於別人的思想體系與流行的價值觀,我們不能照單全收,而是要和自己的既有體系作對照,去蕪存菁,令自己的體系更為完備。別人的體系愈是龐大的,愈要審慎,不要貪方便,甚麼都拿來套用。這等同被人洗了腦。
別人對具體事物的錯誤描述,很容易會被發現。但若然我們接受了別人的價值觀與理論體系,那我們就會連觀察角度,思維方式也受影響。一旦被這樣洗了腦,我們可能連反思的能力也會失去。